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资讯 - 正文

无为而治,创造公司治理价值 中国人民银行外汇牌价

无为而治,公司治理,价值时间:2021-03-13 18:12:17浏览:158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近日,格力电器控股股东公开发售格力股份,占据财经媒体头条。5月22日,格力举行准投资者大会,厚浦、高淳等25家机构参与424亿股的收购竞争,体现了格力控股权的吸引力。毫无疑问,格力是一家优质的上市公司,但尖子生是一家“内部人控制”的企业。虽然珠海SASAC作为大股东,以超过18%的股权控制着格力,但董明珠代表的管理团队在运营中具有领导权力。

内部人控制的绩效悖论

内部人控制是指管理层已经掌握了公司的实际控制权。在代理理论家看来,内部人控制必然导致管理层对自身利益的追求与股东利益相违背。因此,在万宝纠纷中,内部人控制一度被宝能用作抨击万科公司治理的理由,许多人对此做出了回应。在许多公司治理学者看来,在所有者监督缺位的情况下,内部人控制是制约国有企业效率提高的关键。然而中国资本市场上的几家特殊公司打破了这种刻板印象。这些公司只是宝能在万宝争端前后攻击或准备攻击的一些国有控股上市公司:万科、CSG(在宝能控制之前)和格力。他们被公认为中国资本市场的高材生:万科从一家专门从事科教仪器展示的小公司成长为房地产行业的龙头企业。刘元生曾经是最大的自然人股东,30年来持股近千倍,年化投资收益率甚至超过巴菲特;CSG被公认为玻璃行业的“黄埔军校”。自32年前成立以来,创造了6000倍增长的奇迹;格力连续9年入选《财富》中国百强上市公司。2018年,公司总营业收入超过2000亿元,净利润超过260亿元。如此辉煌的业绩,打破了“内部人控制=公司治理差=业绩差”的教条,对于指责收购对象“内部人控制”的宝能来说,是一个绝妙的讽刺。

这个悖论必然引出一个关键问题——为什么这些“内部人控制”的国有控股企业效率更高?周其仁教授20多年前的研究提供了重要的启示。他对横店集团的研究发现,产权明晰和内部人控制并没有阻碍集团业绩的健康成长,因为企业家得到了“控制权的回报”。周其仁教授敏锐地指出,给创业者一个发挥能力的舞台,可以刺激创业,间接肯定了一些创业者有成就动机,在所有权和控制权不匹配的情况下,可以做好工作。遗憾的是,动机存在于个人心理的深层,股东和投资者很难发现哪些管理者更有成就动机。因此,在信息不对称的博弈中,为了避免利益受损,客户不得不选择防患于未然,加强监管。面对客户的不信任,职业经理人的理性选择也是不信任,优先考虑自己的利益。这是学者戴维斯等人指出的代理理论的“自我实现预言”,也是教条式代理理论思维必然导致的“囚徒困境”。结果自然是两败俱伤,既增加了相互防范的成本,又失去了创造性的合作,由于上述信息不对称,过去人们只去家族企业寻找相互信任、合作创造价值的主管家关系。

心理所有权与良性治理

心理所有权的研究为走出这种囚徒困境提供了新的途径。心理所有权描述的是缺乏正式所有权但感觉自己是所有者的状态,这种状态可以增强个体的所有权感和奉献感。这就是格力前董事长朱江洪描述的国企企业家的心理状态:“企业家”想把企业当成自己的,想民营企业一样处处为企业着想,把自己的全部精力和才能都投入到工作中去。显然,心理所有权可以使管理者成为关心企业的“管家”,有助于解决两权分立下管理者的激励问题。关键在于如何形成心理所有权,如何保护其正面效应。相关研究表明,创业和管理过程中的投资是形成心理所有权的重要途径。这个过程中的创造性工作需要个人投入汗水、智慧和自我,让目标与自己紧密相连,这个过程中对目标的控制也会增强个人的主人翁意识。

经过仔细调查,这些优秀的企业都有一些相似的特点。在这些国有控股的上市公司中,管理层一直在努力培养企业,尤其是作为“养父母”。万科由王石团队创建和运营,但王石团队放弃了获得所有权的机会;CSG前董事长曾楠,白手起家,临时办公室有七八名员工。用了30年的时间,从一个转售别人玻璃的“玻璃窝棚”转型为总资产过百亿的大企业;格力诞生于“三无工厂”。两位领导,朱江洪和董明珠,带领团队从零开始构建质量管理体系、销售体系和R&D体系,28年发展到1000亿元的规模。这些企业的管理者虽然持股不多,但长期带领企业克服困难,把智慧、汗水和心血注入企业,把企业的兴衰与个人的荣辱紧密联系在一起。他们不是企业的主要股东,但在心理上是企业的“主人”。

另一方面,这些企业的客户主动或被动地选择了不作为。万科成立之初,管理改革的探索受到上级的阻碍。在成长过程中,万科选择了管理层认可的华润作为公司的大股东。宁主管万科期间,华润对万科采取了不作为的态度,让万科的管理团队独立运作。在曾楠的管理下,深交所CSG长期处于四大国有股东旗鼓相当的局面,股东之间的制衡给了管理团队一个难得的专注运营的宽松环境。格力是战略上减少上级国有资产管理部门干预,创造自己独立空间的朱江洪老董事长和董明珠现任董事长。

这两个方面是培育良性治理结构不可或缺的。一方面,这些国有控股公司的管理层缺乏晋升到政府部门的机会,反而让他们专注于管理,与企业共同成长,形成培养心理所有权的良好条件。另一方面,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的不作为,都给管理者留下了施展才华的空间,却保护了他们的激励。但不幸的是,在股东利益至上、过分强调物质资本的重要性而忽视人力资本价值的治理氛围下,管理层在这些公司的持股非常有限,客户对管理层的不作为和信任缺乏制度保障,导致这种良性的治理结构容易受到客户变化的冲击。在大股东纷纷减持后,在深港CSG工作了30多年的曾楠团队,抵挡不住门口的蛮族,最终不得不集体离职。然而,大股东华润的长期信任给了王石错觉,忽视了这种基于私人信任的默契并不牢固,也没有尽早推进管理层持股计划。宁离职后,万科暴露在宝能的攻击之下,只靠董明珠女士的一声吼得救。但是,女强人董明珠,现在自己也面临着挑战。珠海SASAC在长期无法影响格力管理层后选择辞职。

管理者的“地域”行为

心理所有权很强的管理者在控制权受到威胁时是如何反应的?心理所有权的研究表明,心理所有权的“所有者”往往把“所有权客体”视为自己的领地,拒绝与他们分享控制权,害怕别人不能像自己一样用心去照顾它。这就是为什么许多创始人甚至难以将管理权交给自己的孩子。创造了万科优秀职业经理人制度的王石并不那么小心眼,他仍然主动下放自己选择的接班人团队,尽管这个过程有些痛苦。据王石回忆,他辞去万科总经理一职,只担任董事长后,极力克制自己“坐”总经理办公会的冲动:“第一天过得不舒服,第二天还是很不舒服。第三天还是很难受。”这从一个侧面解释了为什么王石在任的半年时间里工作不正常。

当然,把控制权交给不认同的人就更难了。这就是为什么王石说宝能的姚振华“不合格”。就算万科娶了“女儿”,哪个爸爸不想找一个更爱她,能给她带来美好未来的女婿?双方都在深圳经营了很久,彼此都很了解。王石应该很清楚宝能是打算长期做好万科,还是万科的钱包。当时旁观者宝能缺乏理解,只质疑王石对民间资本明显的“歧视”,却不理解其深刻含义。现在,深圳CSG的经验教训为判断宝能是否合适提供了明确的依据。2016年11月,宝能上任一年后,深圳CSG的创始团队不得不离职,管理层彻底改变。现在一个曾经的尖子生,因为毛利下滑,资金链紧张,被舆论质疑。从2018年初到11月23日中午,CSG A股下跌42.38%,超过其建材(深湾)板块26.81%的跌幅。公司2018年营业收入106.1亿元,同比略有下降2.48%;归属于母亲的净利润4.53亿元,同比下降45.12%;扣除非归母后净利润仅为3.68亿元,下降50.69%。更值得注意的是,CSG A于2018年2月27日发布了更换审计机构的公告,并计划用一家亚太会计师事务所取代为其服务了15年的审计机构普华永道(PricewaterhouseCoopers)。在年报发布前不到两个月更换审计机构,耐人寻味,立即引起市场关注,致信深交所查询。包到底是能创造价值,还是能攫取价值,破坏价值创造,一目了然。

如果心理所有权强的管理者被迫放弃自己的“领地”,就会引发领地行为。如果用心培养出来的东西被不可接受的人控制,有强烈心理所有权的个体往往会毫不犹豫地去损坏曾经用心呵护过的物品,竭尽全力的管家可能会成为利己的代理人。据2019年1月媒体报道,根据深圳证监局移交的犯罪线索和深圳市人民检察院的相关建议,深圳市经济犯罪调查局经自行审查调查,决定对曾楠等公司部分前高级管理人员违反信托、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的行为立案侦查,并对相关人员采取了刑事强制措施。据披露的事实,涉案事件发生在2014年,就在宝能开始在资本市场收购深南博股份之前。如果相关罪名成立,是我国公司治理发展的一大遗憾——价值创造者无法保护自己创造的价值创造平台,被迫成为占有者。

CSG的价值创造能力已成过去,教训值得铭记。万科和格力多年来形成的良性治理格局,需要细心呵护。幸运的是,接手华润所持万科股权的深圳地铁深知万科的价值在于吸引和激励人力资本的制度,尊重万科管理层的专业精神和敬业精神。接手后,它主动表示“我们不会干涉或干预万科的具体运作”。接下来就看格力能否顺利克服大股东变动的困难了。前面说过,格力的价值创造源于不作为的公司治理模式,所以判断谁在格力更有利。标准其实很明确——新的大股东能否与管理层建立长期互信的合作关系,如果能够尊重董明珠团队的贡献,稳定管理层团队,格力的价值就能得到保障。我们给即将无为而治的新大股东四个字,当格力管理层有动力把企业做好的时候,做授权人和支持者。

从长远来看,心理所有权和控制权的回归不是良性公司治理的长期解决方案。正如周其仁教授多年前指出的那样,控制权的回报机制在一代杰出企业家手中可以是有效的(前提是企业家的能力不会因其个人生命周期的演变而迅速下降),但如果没有“企业家人力资本资本化”或其他同等效率的制度变革,“企业家控制的企业”很难在与其他类型企业的竞争中通过更长期的“生存考验”。今天,在物质资本的贡献和人力资本的价值正在发生变化的背景下,我们确实有必要反思以往的公司治理信条,重视“企业家”(朱江洪具体指)的人力资本价值,为“无为而治”的良性公司治理关系提供更多的制度保障。


以上就是无为而治,创造公司治理价值中国人民银行外汇牌价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舒露股票网其他的资讯!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