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资讯 - 正文

「中行活期宝」《老司机》庞青年:《水车》难酬,难做大梦

水车,司机,青年时间:2021-04-16 02:11:20浏览:203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5月底,地处浙江省中部的金华市天气变得炎热,婺城区八达路501号的青年车指挥部也是冷清一片,因为近日南阳“水氢车”事件的发酵变得诡异。

5月25日,青年汽车集团董事长庞青年表示,将继续推进南阳氢能汽车项目(水氢汽车)。27日,工信部明确表示,该车型目前不能生产、销售或上路行驶,产品未列入《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不能申请新能源汽车补贴。“水氢汽车”背后的青年汽车集团是一家怎样的企业?

5月28日,国家商报记者采访青年汽车集团金华总部时,部分员工直言不讳地表示,创业难,生存难;企业管理层回避谈论经营困境,表示作为民营企业,选择氢燃料动力研发需要勇气,希望外界客观看待;政府相关部门表示,新能源应用普及,企业资质罕见,政府仍将支持新能源技术发展。

很显然,庞青年和他的青年车组面临着困境,可以说生存不易。对于今年61岁的庞青年来说,选择水解制氢的电能商业化的遥远之路,是“骗局”还是“赌博”?

员工们表示,拖欠工资和社保很常见

“这几天,关于南阳的事情已经出来了。大家(企业员工)更担心会发生什么,领导可能会更紧张。”5月28日中午,记者在青年汽车集团金华综合部外见到了在这里工作了16年的员工老李(化名)。

老李说,这两年,随着企业效率的下降,基层员工每天经常打卡上下班,开工时间短、拖欠工资、社保等问题非常普遍。

“其他部门不清楚。目前我司车间基本工资2800元,技能工资另算。但是,不动手,只能拿底薪。即便如此,基本工资3个月没发了。”老李对《国商报》表示,到目前为止,他最后一次发工资是在2月份,当时公司接到南阳的一批订单后才发工资。2018年,拖欠工资的情况更加严重,拖欠工资在4个月前才重新发放。

据《南阳日报》报道,今年3月,河南省南阳市政府从南阳乐透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阳乐透,青年车持股51%)购买了72辆氢气公交车,总价8000万元。随后,青年汽车集团董事长庞青年确认,相关客车的实际生产和组装来自金华生产基地。

这似乎是近年来青年汽车金华总部获得的为数不多的大合同。记者5月27日从浙江金华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有关负责人处了解到,去年管委会管辖的金华青年汽车基地总产值为9800万元;今年1-4月,由于氢能汽车订单增加,总产值1.5亿元。

另一个经政府部门证实的消息是,青年汽车集团虽然包括很多注册企业,但根据企业提供的数据,实际生产只有一个,即总部生产基地。近年来,企业在经营中遇到困难,被政府有关部门列为援助对象。

“去年公司员工去政府部门反映拖欠工资发了。”记者从老李等多名员工处了解到,从2016年开始,企业每隔一段时间就给员工缴纳社保。“员工自己的部分每个月都要扣,但企业每年只扣几个月,说这叫‘欠’社保,不是‘停’社保。“因此,许多老员工发现很难离开他们的工作,并找到另一种出路,因为社会保障中断。

关于工作少、拖欠工资、社保问题,青年汽车金华总部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业务订单少的问题确实存在,但不是停产,而是不饱和生产。

“民营企业受经营和融资困难的限制,与薪酬等相关制度的不规范执行无关。我了解到,企业相关部门在绩效工资统计方面比较滞后,各部门拖延发放是必然的。”关于社保未缴问题,负责人表示不清楚。

氢燃料电池不是一天建成的

金华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副主任陈红不否认由于经营订单下降、资金困难等原因存在各种问题,政府也在政策许可范围内不加歧视地给予相应的政策补贴。

关于补贴的种类和金额,陈红表示,青旅集团之前主要生产纯电动公交车,最近下线的氢燃料动力公交车,水解制氢技术等。,都有相关的补贴政策,但具体金额涉及到京信、科技等各部门的分类,以及市区等各级政府,无法一一统计。

在青年车艰难运营的背后,记者注意到,庞青年一直声称投入巨资研发,甚至“勒紧裤带,五个月没拿工资”。

对此,金华市政府相关知情人士向记者证实,近年来氢能行业布局了年轻车,企业主要集中在如皋和南阳。如皋的主要布局是氢燃料能源发动机的研发,主体企业是如皋雅曼旗下的南通白英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白英能源),而南洋的“发展意向是前面展示的车载铝合金水解制氢技术”。

据青年汽车集团介绍,早在2015年,公司通过增资白英能源获得60%股权,白英能源100%收购白英能源国际有限公司(美国总部)。白英能源公司的核心技术来自美国佛罗里达州立大学工程学院。从事氢燃料电池核心部件膜电极的研发和生产,自主研发氢燃料电池堆和氢燃料供电系统。

关于氢气燃料电池项目在江苏如皋的投资额和开发情况,记者5月28日询问了青年汽车集团相关负责人,对方表示,江苏如皋和金华基地属于两个生产实体,不清楚情况。

记者了解到,目前只有江苏如皋和河南南阳是青年车生产的整车订单,由白英能源提供氢燃料电池。2018年6月11日,青年汽车和白英能源向如皋邢星客车有限公司交付了三辆氢燃料电池客车

《国家商报》记者获悉,在如皋购买的三辆氢燃料电池公共汽车因缺乏氢能和补充困难,在上路仅20天后就被暂停运行。在南阳,由于氢能补充的成本问题,相关车辆早已改为上路充电。

陈红也直言:“其实我们从我们的研究公司那里了解到的,无论是市场空间,还是目前技术的可靠性,(水氢车)和商用都有巨大的差距。”

事实上,工信部发言人、运营监控协调局局长黄立斌在今年一季度工业通信行业发展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氢燃料电池汽车的产业化进程明显晚于纯电动汽车。我国氢燃料电池汽车在基础材料、关键零部件、系统集成等方面与国际先进水平仍有差距。整车成本相对较高,氢能基础设施建设相对滞后。

黄立斌当时表示:“氢燃料电池汽车的发展不仅仅是一个技术问题,还取决于整体氢能产业链的发展和相关政策、标准、法规的不断优化和完善,这比电动汽车的推广要困难一些。可能更大。”

至于氢燃料的研发和使用,业内相关技术专家告诉记者,目前国内还没有非常成熟、可以大规模推广的技术应用。“我们很清楚中国的燃料电池技术与国际先进水平的差距,以及燃料电池汽车的差距。要想赶上国际先进水平,不是一蹴而就的。我们需要脚踏实地地积累技术和经验,逐步实现技术创新和突破。”

“骗局”还是“赌博”

氢燃料能源客车的普及还需要一段时间,但技术转让方湖北工业大学的R&D团队却盛传了另一项“车上铝合金水解制氢技术”,庞青年对此感到自豪,并声称该项目成熟、成本可控、商用。“制氢反应物的置换和后续制氢的稳定性需要进一步研究”。

庞青年明确表示,将继续推进南阳水制氢汽车R&D项目。对他来说,需要的资金可能就是他的命。

《国家商报》记者注意到,从庞青年到家族成员,他名下的企业数量惊人,全国有70多家企业,正是这些企业支撑着庞青年的汽车版图。其中,2015年以来,庞青年以子女亲属的名义,在很多地方以新能源的名义注册了大量的企业系统。

具体而言,南洋乐透的控股股东为金华市董卿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华市董卿),庞青年的儿媳妇何雅琪为主要股东、法定代表人、董事长。

除南阳乐透外,金华董卿还投资控股了南阳董卿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阳董卿)、如皋创业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如皋董卿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如皋董卿)、Xi安宏顺信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如皋吴彤新能源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如皋雅曼汽车有限公司(如皋雅曼)等8家企业。

根据开心宝的数据,除如皋雅曼外,包括金华董卿,这些公司的注册资本在1000万元至5000万元之间,但现有的保险信息显示为零,怀疑没有实际运营。

据相关业务人士分析,注册企业不实际经营可能存在两种情况:一是企业有布局规划,但资金和进度限制问题尚未落实;还有一种可能是通过大量注册企业,制造表面的规模效应,吸引投资。

值得注意的是,庞青年实际控制的新三板公司鼎好股份有限公司未能及时披露年报,最近该企业相关负责人受到纪律处分和自律措施。2018年上半年,鼎昊股份有限公司营业收入1111.93万元,同比下降97.2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630万元,同比下降425.99%。

据CCTV.com介绍,南阳乐透的股东南阳高新区投资公司表示,在合资之前,该公司已经调查到青年汽车集团负债总额超过50亿元。至于政府投资40亿元,南阳回应称,工业园区计划由高新区投资有限公司市场化融资。目前项目还没有立项,还没有实质性开工,不存在40亿的投资问题。

除了南阳,青春车的原开“合作伙伴”也走远了。早在2017年,官网就推出了青春车,光大金融资本有限公司成立了50亿基金支持青春新能源汽车发展,并于2017年8月7日获得光大金融资本有限公司投资决策委员会批准。

5月24日,庞青年表示,光大金融资本股份有限公司的资金已投入39亿元,用于青年车两年前在金华下线的水氢燃料汽车项目。金华项目总投资62亿,23亿不方便说。

5月25日,光大集团旗下子公司光大金融控股在官网首页发布澄清声明,称“光大金融控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及其子公司和私募基金未参与南阳水氢燃料汽车投资;且未投资任何水氢燃料汽车项目”。

采访中,上述青年汽车金华总部负责人向国商报记者证实,不存在所谓的光大金控产业基金。

关于各种对青春车的批评,陈红表示,在多次交流接触的基础上,从个人角度来看,庞青年还是一心造车。“虽然青年汽车集团遇到了麻烦,但总的来说,它在尼奥普兰客车业务上的技术优势还是有的。纯电动公交车还有一定的订单,企业还在大力开发新能源。从这个角度来看,政府也希望看到企业通过创新研究东山再起。毕竟,氢能代表着能源市场的未来。”

“当然,年轻车面临的问题很大。当资金短缺时,它可能会崩溃。金华和南阳都将在估计风险的同时努力鼓励突破。希望外界给企业一定的时间。”陈红说。

“造车是以技术、人才、规模效应著称的传统行业。相对于积累了几十年甚至几百年的传统大牌汽车公司,中国的一些新的造车力量需要慢慢积累和沉淀。这也是造车失败多,成功少的主要原因。”经济学家宋清辉告诉记者。

南阳“水氢车”一周大事记(下)

5月23日

《南阳日报》头版刊登“水氢发动机在南阳下线,受到市委书记表扬!”,有报道称,水氢发动机在当地正式下线,这意味着可以实时从车上的水中产生氢气,车辆只需加水就可以运行。该报道随后点燃了公众舆论。

5月24日

涉案企业青年汽车集团董事长庞青年回应称,水氢燃料汽车技术已经成熟,不会耽误南阳项目。并声称“事实摆在这里,不是编造的”。同一天,每个记者也去现场走访事件真相。

5月25日

庞青年在接受各记者采访时表示,南阳72辆氢公交车不使用氢气,产自浙江。与此同时,当地发改委回应称“40亿投资”并不存在。

5月26日

湖北工业大学就“水氢发动机”的关键技术给每一位记者做了独家回应。相关研发始于2006年,技术团队去南阳指导。当天,新华社就南阳“水氢发动机项目”发布了三个问题。

5月27日

每个记者都独家发现,庞青年的子公司金华公司因提供虚假统计数据而受到处罚。

5月28日

只是加水开车?“水氢车”背后是谁?媒体进一步“扒皮”了青年汽车集团。

5月29日

每次有报道说庞青年的新三板公司受到处分,都有终止上市的风险。


以上就是中行活期宝《老司机》庞青年:《水车》难酬,难做大梦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舒露股票网其他的资讯!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